> 言情 > 彼岸(父子) > 父皇
从那时起,我便明白,很多事情并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。

与命运抗争,不过是笑话一场。

我时常能看见师傅一人,孤零零的站在廊檐下,看着遥远的九天之上。我知道,他在思念一个人,然而我却不知,如师傅这般的人,会思念谁。

父皇未曾抱过我,只是将我丢进冷宫,连同我那刚刚生完我还很虚弱的娘亲。然而若非如此,最终我是否能得到皇位呢?我不曾知晓。

师傅自己说,人生在世,不过过眼云烟,一切皆是虚无。

轮回无意义,终究还是被操纵着。满天神佛,从不会在意你的生死快乐。或悲或喜,不在仙佛的考虑之中。命运不是你的,而是早已为你写好的篇章。

我是这宫中最不受注意的皇子,因为我刚出生便被发现拥有红眸,血红的、让人恐惧。

薰儿,是我这一生的挂念,只要能和薰儿在一起,便好了……

师傅说我是魔族,但是与一般的魔族不同,我未曾知晓,何谓魔族。然而那时,师傅已经离开。

待到之后,我为了薰儿成魔之后,又见到了师傅。他看见我时,叹了一口气。“你终究还是逃不过命运。”他如是说,为我打开了灵魂之门。

我终于知道,为何师傅说我与一般的魔族不同了。

我是真魔之魂,在成为真魔之后可以拥有灵魂。真魔之魂为魔族之魂,为上古魔族后裔。可以拥有不灭的灵魂,不同于真魔,却拥有真魔的能力。

我不在乎这些,只要……能和薰儿在一起,纵使消失、灰飞烟灭,我亦不在乎。

我学会了暗自隐藏实力,因为明白,所有的皇子们再怎么努力也不过是白用功,因为这个皇朝注定消失。而我,将会是无功无过的皇帝。

你的努力,不过是笑话一场。

只是孤寂,仅仅……只是孤寂而已。

待到五岁那年,我遇见了师傅。

世事无常,终究无常。正如多年之后我一样未曾知晓,我会爱上自己的骨肉一般。

在这片大陆,红色的双眸代表着不祥,因为是与血月一般的色彩,让人恐惧。不祥的灵魂诅咒着人间,这便是为何虽然我不曾得到过宠爱,却也不曾有人来欺辱的原因。

师傅说,一切皆是宿命。我还记得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脸上的表情。似是感慨、似是悲叹。我未曾见过,师傅的脸上出现过这种表情。

师傅说,当我日后为了一个人抛弃一切的时候,我会得到所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