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 > 仙聊 > 第七十六章 种尸术

第七十六章 种尸术

阴老瞧见余白眼中的炙热,冷笑一声,说:“我这三件秘术,同样是我这一脉的三种传承。”

他指着紫青色的断臂,道:“此术能引动尸气入体,可力大无穷,体魄坚硬,等到突破八品,凝结法术,呼吸间便能锤山砸石,单凭巨力就可抗衡他人。”

又指着白森森的头发丝,说:“此术乃是用尸气淬炼发丝、指甲,坚韧无比,发甲带毒,伸缩如意,既可用发丝擒拿搬物,也可凭借发丝操控血肉尸骨,形成法术后,能将他人玩弄于股掌中,拟作牵丝傀儡。”

余白听着阴老口中的介绍,眼中更亮。

最后,阴老指着一块刺青人皮,说:“此术能画符烧水,用符水炼化大小血肉生灵,养作僵尸,施术者能直接用念头操控僵尸,等到形成法术,可意念进入僵尸体内,宛如己身。”

阴老道士评说完毕,便闭口不言。

余白的目光在三件东西上面游移,脑中的思绪迅速转动起来。

按对方口中透露的消息,这三种秘术分别是由内至外,第一种是用尸气增强体魄肉身,第二种则是用尸气炼化毛发指甲等物,第三种则是在身上刻画符咒,能远程操控僵尸。

此三种秘术,听上去都诡异强大,各具特色,一时间让余白难以抉择。

阴老就站着他的跟前,眯眼瞧着余白,此人目中平静,压根瞧不出一点端倪。

余白评估再三,发现第三种秘术似乎可以去掉。

第三种秘术能让修炼者更加方便操控僵尸,但此功用也可用符箓、法器来代替,并且还需要再炼制僵尸。

而另外两种秘术则不同,能让修炼者实打实的强横起来。

但余白脑中闪过念头,忽地朝阴老一作揖,低声说:

“师尊,弟子选择第三种。”

阴老听见余白的选择,面色不变,只是口中桀笑,问道:“确定?”

余白复拱手,说:“确定。”

“甚好。”得到余白的确认,阴老也没再多言语。

他一摆手,便将另外两物收入袖中,只剩下刺青人皮落在余白的身前,然后指着人皮,开始对余白讲解此术。

“此秘术唤作‘分心种尸术’,学习此术,首先要用秘制药水在体表绘制符文,日夜用真炁熬炼,然后再觅得他物,将符文亦制成符箓,炼入其体内……自此便能无需法器、无需符箓,可随心所欲的操控麾下僵尸。”

“秘方、符文均已烙印在人皮中,你直接拿回去参悟便是。”

“是。”余白一接过刺青人皮,阴老便摆手。

见阴老逐客,余白自是不敢多留,且塔楼中尸气甚浓,他待着也感觉不适,连忙躬身作了一揖,口中拜谢,然后往塔楼外走去。

一路往回走,余白低头慢步,一如来时,旁人丝毫不知他已经拜得尸园主人为师。

等到走入所居的黑茅屋中,布置下小鬼作为警戒后,他脸上的神色方才一松。

余白掏出刚从阴老手中得到的刺青人皮,细细打量着,暗道:“分心种尸术。”

虽然在阴老的口中,此术较之另外两种,比较逊色,但余白又细细想了一下,发觉此术更为稳妥。

一方面是因为另外两种秘术都要引尸气入体,借助尸气修行,而尸气此物极为阴邪,一弄不好便会坏了肉身,妨碍之后的修行。

仅仅练习一方秘术而已,余白犯不着冒这个风险。

另一方面则是浮山道门毕竟非是善地,余白琢磨着前两种秘术,总感觉修炼完前两种秘术之后,他自身就变成了一具上好的炼尸材料……

而恰好在潜郡炼尸的山羊胡,便是靠着手中的尸制丸,用以勾引读书人、武林中人,让其自以为耳聪目明、体魄增强,却不知自己早已沦为了炼尸材料。

虽然已经拜得阴老为师,但对于此人,余白还是得提防着。

他又仔细检查了一番手上的刺青人皮,捏着此物,体内真炁即刻涌动进去。

噗呲一声,刺青人皮一接触真炁,陡地自燃,化作一团绿油油的鬼火,火焰中顿时显露出一道道扭曲交接刺青图案,颇为玄妙。

此种图案正是种尸术的关键所在,控尸符文。

未等余白记忆,鬼火兀自扑上他的脑袋,啪的泯灭。而余白也当即闭上眼睛,额头上青筋暴起。

眨眼间,方才那图案就已经窜进他的脑海中,甚是粗暴,令他一时头昏脑涨。

余白正闭着眼睛,正抓紧加深记忆脑中的符文,以免自己忘掉。

接下来的时日。

因为答应过阴老,余白得继续待在尸园中看管坟地,无法去晋升为道徒。

好在他也可借机待在尸园中琢磨《分心种尸术》,并请教阴老一些问题。

随着对炼尸一道的了解,以及对此术的琢磨,余白愈加觉得自己当初选择此术是极为重要的选择。

……

这日。

余白待在茅屋中,左手持锥,右手持笔,正细心谨慎的勾勒涂画着一物。

此物不是其他,正是他手下的一具僵尸。

僵尸的额头贴着一张黄纸,立着不动,它的手足、脖颈、胸膛等部位,都被刺画上了扭曲诡异的符文,符文颜色暗青,极具神秘感。

半个时辰后,余白方才停下手上的动作,呼出一口气。

他打量着眼前身披刺青符文的僵尸,心中露出一种成就感。

“终于画完了!”

用种尸术控制僵尸,最好的方法是炼制出独特的尸符,将符箓烧成药水,或者炼制成丹药,让活物吞服,然后一步步的将其炼制成独属僵尸,自此修士可以凭借秘法随意的操控僵尸,他人难以影响。

但余白现在刚入门,贫穷至极,压根负担不起绘制尸符所需要的材料,而且他手中也没有合适的炼尸活物。

因此余白只得采用另外一种方法,将符箓绘制在僵尸的体表,以此来操控僵尸。

这样有个弊端,若是僵尸体表符文损毁过多,僵尸便会失控。但即便如此,这也比在僵尸额头贴符纸要好。

符纸外露,一是畏惧水火,使用不便,二是留有控尸弱点,容易被人利用。

余白检查再三,发觉僵尸体表的符文没有问题,他便退后数步,唤出小鬼,直接将镇压僵尸的符纸给撕了下来。

“吼!”符纸一落,面前不动的僵尸猛地震动起来,嘶吼一声,似乎要跳起。

但余白望着它,口中吐出一字:“定!”

躁动的僵尸立即便定住了,一如之前贴了符纸一般。

这时,茅屋中寂静,余白没有摇动铜铃,也作出其他手段,他脑中念头闪动。

屋中僵尸即刻行走蹦跳起来,如臂驱使,远比之前要好。